歡迎光臨重慶市地震局!!
用戶名:
密碼: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兩微一站宣傳專區 > 正文

一顆心,永攀高峰


發布人:系統管理員         瀏覽量:42257       發布日期:2019-09-06 09:11:27

先進個人:王濤



7月上旬的哈爾濱,30攝氏度,空氣中透著燥熱。走進有著“ 中國地震工程研究先驅”之稱的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綠樹環繞,芳草茵茵,兩座古典中式建筑坐落其中 ,成 為城市中的一片清靜之地。建所65年來,這里造就了一代又一代地震工程學人,如今也有一位科研新星引人注目。


他35歲成為研究員,是近年來中國地震局評選的最年輕的研究員;他39歲領銜團隊摘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科研項目被國外同行認為解決了國際地震工程界面臨的重大技術挑戰,代表國際最高水平; 他從踏入工程力學研究門檻的那天起,就決心搞出些名堂來。十多年來,這樣的念頭,一直激勵著他在攀登科學高峰的征途中不斷超越。


他,就是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恢先地震工程綜合實驗室主任王濤。


王濤

初心堅定

地震激發了他要為減輕地震災害做點事的志向

“是汶川大地震把我和地震工程研究最終結合在一起的。”王濤在回憶自己是如何回國,最終走上地震工程這條科研道路時,把思緒帶回到2008年。


2008年,王濤正在日本京都大學攻讀博士后、擔任 JSPS 特殊研究員,師從世界地震工程協會(IAEE)候任主席中島正愛。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的發生打破了他平靜的海外生活。地震發生后,王濤第一時間回到國內,來到地震現場。當看到大地震給中國帶來的巨大災難時,王濤更加堅定了長期以來埋在心底的念頭:“ 我要回國,為中國的地震災害防御工作做點事。”當時,他的妻子在日本知名企業有著穩定的工作。面對王濤“ 我的事業在中國,我要回去”的選擇,妻子毫不猶豫地決定和他一起回國。


回國后,王濤到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下稱工力所)就職。那一年,他31歲。工力所所長孫柏濤回憶起王濤入職的情況時還記憶猶新:“一看他的履歷,基礎特別牢固,在清華大學讀的土木工程專業的本科、研究生,在京都大學讀的地震工程博士,關鍵在于他自己特別想在地震工程領域干些事情。”工力所在第一時間聘任王濤。王濤也在第一時間加入了工力所。


11年來,這位學業出身“名門”的年輕人,總是以一種向上的姿態,不斷提升科研攻關的高度,無論遇到什么困難和誘惑,都改變不了他對地震工程研究孜孜不倦的追求。王濤說:“ 每當看到從地震廢墟中抬出的死傷者,我對自己從事的工作就多了一份要求。”


隨著在業內的知名度越來越高,有很多高校甚至國家機關以優厚條件邀請他,王濤告訴記者,他始終記著回國時的初心,更放不下對防震減災事業的追求。裝在他心底的,始終是專心研究建造防震性能更好的房子,把地震帶來的災害降低一些。


苦心經營

“三個男人和一條狗”見證了實驗室的華麗轉身

在進入工力所的大門影壁上,鐫刻著馬克思的一句語錄: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勞苦沿著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了解王濤的人告訴記者,他就是這樣一位在科研道路上有股子勁、不斷攀登的人。


人類無法阻止地震的來臨,但可以通過改進建筑的設計,提高其抗震性能。2008年底,工力所安排王濤到該所位于河北燕郊的恢先地震工程綜合實驗室工作,開展建筑抗震的研究和技術開發。


那時的實驗室,剛起步,缺設備、缺人員、缺項目。實驗室的“常駐人口”只有他、一位助手、一位為實驗室看門的大爺和一條狗。此外,還有幾臺實驗儀器,大型試驗無從下手。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王濤想方設法,運用在國外學習積累的成果和技術方法,聯合清華大學自主研發了一套具有完全知識產權、國際領先的子結構混合實驗控制系統。實驗室需要搭建高層模型,缺建筑工人,他擼起袖子,挑最重的擔,拿起磚瓦刀,當起泥瓦匠; 缺實驗人員,他就日夜守在實驗儀器前,盯著記錄下實驗中的每一個細節;那時候,哪里需要,他就出現在哪里;不管干什么,到了就能上手干活。那時的實驗室條件簡陋,冬天風大,常常吹得滿臉土 ;夏天炎熱,干起來就是一身汗。一天忙活完,整個人灰頭土臉,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實驗室雇來的建筑工,干得那么投入。


11年來,在他和團隊的努力下,實驗室取得長足發展,陸續建設起國內最高的偽動力實驗反力墻、土工離心機振動臺、低頻震動計量裝置等國內領先的裝備設施,一批諸如北京“中國尊”異性分叉柱試驗、亞洲最大山區懸索橋云南龍江特大橋梁混合試驗等頂尖的抗震科學實驗在這里進行。由他領銜開發的新型砌體結構加固方法,在這里轉化為技術成果,被運用到北京城區的20多棟老舊建筑物,在不改變建筑結構的前提下,有效將原來不具備抗震性能的房屋提高到抗震8度。


此外,他聯合國外同行,在美國、日本和中國之間進行鋼結構倒塌全過程試驗,在國內創造性地提出新的數值算法,為解決靜態邊界預測問題提供了重要依據。


如今,恢先地震工程綜合實驗室已成為國內領先的抗震減災工程實驗室,吸引了國內外高校、科研機構競相前來考察、合作開展實驗。


癡心樂道

心有所求,苦不覺得苦累不覺得累

近年來,王濤主持和參加了10余個國家級和省部級項目,獲得過8項國家專利,在開拓城市功能可恢復性、地震災害模擬與預測等領域,走出了一條大道。


為了掌握地震災害的規律和特點,近年來,每逢有大的地震,王濤總是在第一時間奔赴災區。玉樹地震發生后,他隨地震救援小分隊趕赴玉樹。在震區,他冒著余震測數據、查結構,在廢墟中鉆來爬去。到玉樹的當晚, 下起暴雪,無處扎帳篷,他和同伴摸黑找到一處無人的民房休憩,天當被,地當鋪,寒風中一熬就是一整夜。第二天天亮時,他們才發現留宿的那座房屋的墻體震出了幾處斷裂,隨時可能坍塌。在震區的10天間,他帶著團隊行程近2000公里,走遍40余個鄉鎮開展震害調查,評定了1000多棟房屋的安全狀況。


與震區調查同樣辛苦的是試驗。


在記者采訪王濤的當天,是他連著待在實驗室的第6天。與他合作多年的實驗室主管滕睿告訴記者:“社會上流傳的上班‘996’對他根本不算事,‘7乘24’ 對他是經常的事。” 為了“大型復雜結構在線混合試驗關鍵技術與應用” 項目取得成功,他和他的團隊以工匠精神堅持了11年,如今仍在堅持做下去。


防震工程試驗需要不斷加載,往往耗時長,短則數小時,長則數天。為了精確把握試驗中的每一個數據,王濤堅持和實驗“同頻共振”,吃住在實驗室。


在王濤的工作室內,長年放著一張折疊床,滕睿說:“數不清了有多少個晚上,王老師就是在這兒度過的。”


為了完成和美國同行同步進行的跨國試驗,王濤常常通宵值守,隨時接通電話進行交流,有時實在熬不住了,坐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


有一次,王濤在出差多日后,疲憊地回到家中。一進門,大女兒就跑過來,不到 1 歲的小女兒也著急想讓他抱抱。他把兩個孩子都抱起來,或許是太疲憊了,一不小心,小女兒從懷中滑落,“咣當” 一聲摔在地板上…… 雖然事后經過診療沒有大礙,但王濤好久都非常愧疚。這些年。他陪伴家人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他永遠在忙碌著,指導學生、寫文章、搞研究、做實驗、開會、出差、學術交流…… 家里的事情幾乎無法指望他。


對自己付出的種種努力怎么看?王濤這樣回答:“這些對我而言沒覺得有多么辛苦,在科研中取得的每一次進步,都讓我興奮、癡迷,帶給我快樂,一直激勵著我把有限的時間更多地投入到無限的科研中去。”

2018乒乓球比赛直播